Oh Captain! My Captain!

10527842_1457288254513295_7169525839272097060_n

8月的時候,哀傷與震驚的人,都在網上寫下「Oh Captain! My Captain!」。而我卻無法清楚記起,到底有沒有看過這部曾經激勵過好些朋友的影片(不知是否十大之一)。終於把影碟找來看了,但仍然無法解答以上問題。當中一些畫面,好像有印象,而熱愛話劇學生最終的悲劇,一邊看彷彿也早己預知。但是,那些如今能掀動腹中蝴蝶翅膀,忍不住眼淚直流的片段,卻毫無印象。可能嗎?步入中年的自己能被撼動,卻在年少時純然不知感動於是沒在記憶烙印?

既然記憶變得如此不可靠,那麼粗略寫下一些(跨越極度時差的)觀影感受,留給十年後的自己。這是一部悲傷的影片。悲傷不是因為現實太硬、夢想太美麗脆弱,而是頭上彷彿戴著叛逆光環、於少年學生心靈燃點激情火焰的青年教師,原來不過是無能為力的失敗者。這樣判斷,會否太尖刻?

學校管理層(腐朽的制度、僵化的心靈)需要為學生之死尋找代罪羔羊,於是把責任全數推在KEATING身上,這是非常合乎現世邏輯的。然而在另一個層面,我們又是否可以說KEATING與事件無關?的確,他並沒有鼓動DEAD POET的再生(他甚至不知情),也沒有指導學生進行任何介入現實或改變現實的具體行動。但我們真的可以說,NEIL之死,與他全無關係嗎?如果是的話,那也等於是推翻了KEATING的整套教育法,於是他也是個失敗者。如果我們狠心一點,以為年青教師的確在事件上有其責任,那我們又該如何去理解那種失敗,一種彷彿很亮麗的失敗?

KEATING坦承他喜歡教書,我們可以推斷,另類教學法、在引導學生進行獨立思考的過程,他也獲得一定程度的滿足感。每一個教師應該都很難否定這種滿足感,而我也曾經遇過一位剛畢業的年輕人,立志要當媒體人,以為那才是現今最直接可以影響別人思想的崗位。

我們思考這個問題,當然並不是站在「獨立思考」很危險的角度出發,而是,這當中需要一些怎樣的思考,尤其是作為一個教師。KEATING的情況有點像是在理論的層面講述希臘神話中伊卡洛斯的故事,大家在課堂的環境(無論那是操場、草地還是課室)為之動容,心馳神往。然而,KEATING有否考慮學生除了在文本層面為其觸動,也會在自己的人生進行實踐?他的教學法可曾考慮過介入現實的事?如果沒有的話,我們很難不去狠心地判斷,他是否只陶醉在課堂Captain的光環?

然而學生卻是勇敢的(或說初生之犢的無所畏懼),拿著灼熱的、新生的獨立思維,到人生中去碰撞。但當學生碰到焦頭爛額時,KEATING又怎樣回應?CHARLIE當眾挑戰權威,結果挨了板子,這或許是CHARLIE本人預計要承受的,但KEATING對他的回應是︰於現實中行事要知所進退,不是一味勇武了得,何時能知退,靠的是智慧……頭上一向戴著反叛光環的教師,忽然露出了世故的一面,伴一個狡黠的微笑。思想要獨立,但處世要有智慧,而這個智慧如何煉就,可包含在另類教育法之內?

到NEIL遇到他人生最大的障礙時,他往找KEATING求助,但KEATING能給出的只是最腐陳的勸言(像電視節目中專業人士能給出的專業意見),而明顯NEIL是感到失望,結果反而隨便說一個謊話向KEATING搪塞問題已圓滿解決。或許我們不該對KEATING苛責,他確實無法給出任何高明的、有智慧的方法,助學生安然渡過家庭強壓下來的枷鎖。但他對自己的無能為力又有多少了解?而這一面,又是否需要在另類教學法當中有所展現。

對於我們自己尚無法處理、未能超越的事,我們該如何進行討論、如何擺放自己的位置 ﹣無論那是否課堂的環境。或許我要問的,只是這一個問題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